.

卡位战下的美容O2O:风口将逝补贴大战何时来
shspc 2015-07-08

~O2O与行业的结合已经成为“风尚”。在激进的创业者眼中,传统行业都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,而互联网这个工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、颠覆传统产业。

这些传统“行业”,是指所有的领域,自然也包括了美业。在2014年,O2O+美业也被看做是一个上千亿的蓝海市场,而雕爷等人的进入,也激发了创业者们对这个领域的信心。因此,在这两年中,美业O2O融资不断、创业公司层出不穷,切入点则各不相同。

为了深入了解整个美业O2O,记者从美容、美发、美甲、医美、美妆5大种类对行业进行了梳理;接下来,我们将从其存在的合理性、商业模式以及未来发展前景等维度进行分析,探讨创业者应该如何切分这千亿元的蛋糕,以及美业O2O谁最有可能变身小巨头?

美容O2O将成为整个系列的开篇。

相对于美甲、医美、美发而言,美容的频次相对较高,是“她经济”中最为受人关注的领域之一。相比美业其他领域,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美容似乎并没有那么被资本市场青睐;然而,在网易科技的采访中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:很多美容O2O企业是在被资本市场推动着向前走,融资脚步反而很快。


也因此,在采访中,多家美容O2O企业们表示,正如雕爷所说,美业O2O风口已经关闭,“这个市场已经没有新进入者的机会。”他们普遍认为,现在正在演绎的,是一场“卡位战”。

美容020为何会出现?

与其他O2O+传统行业一样,美容O2O企业的创始人们都认为传统美容院存在着诸多问题,而这正是他们的创业机会;从采访来看,他们认为的机会(或者问题)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层面:

从消费者角度来说,费用较高且体验不好:由于需要承担房租成本、渠道成本等压力,美容院需要将这些费用转嫁到消费者身上,这使得消费者的花费较高;在体验方面,同样是出于销售的压力,消费者在享受服务时经常会遭到推销的骚扰;在时间层面,美容是一件需要坚持的周期性行为,而很多办卡的消费者因为时间成本的问题,很难坚持按时去美容院。

从美容院角度来说,推销、办卡等行为是迫于经营的压力,希望能以此来黏住消费者,但这样做的后果是给消费者带来极其不好的感受,会使消费者反感、不愿再进美容院,从而形成恶性循环;同时,整个行业还存在着从业人员知识水平低等问题。

从美容师角度来说,其在与美容院利益分成时处于弱势一方,收入堪忧:据小美到家CEO李明博在接受采访时透露,美容师做一个项目仅能拿到10%左右的提成,60%以上的收益归了美容院。

而据中国行业研究网报道,在2014年,美容产值达8500亿元,而在3亿网购人群中,网购美容服务的仅为0.7%,其市场潜力巨大。

这让美容O2O看到了机会。

美容O2O解决了什么问题?

那么,美容O2O到底解决了哪些问题?

在接受采访时,美丽来CEO陈枫认为,上门服务可以节约用户时间成本,让美容这个本来有计划性的、且需要坚持的周期性行为能够回归正常,保障效果。

与其他行业一样,上门美容服务减少了租房成本以及渠道等中间环节的成本,这部分转嫁给消费者的成本得以被取消;同时,相比传统美容院,上门美容服务会让消费者减少很多被推销办卡的烦恼。不仅如此,按照目前美容O2O企业的经营模式,美容师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分成,提高了收入。

“上门美容服务是对整个行业的加分,将整个行业实现了利益最大化。”陈枫认为。

美容O2O商业模式有哪些?

看到了美容O2O的市场机会,自2014年以来,一大批创业者涌入了这个市场;目前市场上存在以下三种模式:上门美容、线上预约+线下体验、为线下店提供信息化服务。其中,上门美容企业占绝大多数,其中包括有:美丽总监、美丽来、美道家、小美到家、白鹭美以及容么么等;而在线上预约+线下体验模式中,百彩嘉是由传统美容院转型而来;美丽加则是采取为线下美容院提供云服务的形式。

美业O2O系列报道(1):卡位战下的美容O2O

1)上门美容商业模式

提供上门美容服务的企业一般都有APP或者微信公众账号,并且自建美容师,定期为美容师进行培训。消费者通过APP或微信账号下单,平台根据地理位置,时间和服务项目派出美容师,提供上门服务。

在与美容师的分成上,美容总监的模式较为典型:一种是拿基本工资,上门服务的收入归为公司;另外一种是不拿底薪,拿业绩收入。

反对的声音一直存在,例如百彩嘉CEO刘革就认为这种模式不可行,疑惑主要有:上门服务存在安全隐患,对消费者和美容师来说是双向的隐患;其次,上门服务不方便携带大型仪器,有些美容项目无法在家操作;再次,美容师服务半径有限,效率无法提升。

对此,上门美容服务企业也各自推出了一些解决方法,以美丽来为例,其CEO陈枫向网易科技表示,在安全问题上,美丽来为每单都购买了保险,而且是消费者和美容师双保险;同时,还为美容师进行了GPS定位,超过正常时间会有提醒;另外,美丽来的上门美容服务并不向男性提供,“美容师如果上门之后发现是男生,可以拎包就走。”

而对于仪器问题,美容总监CEO赵一表示,目前美容仪器中大约有一半可以被便携式仪器所替代,而且美容总监正在研发更多便携式仪器,很快就会引入,仪器将不再上门服务的拦路虎。

“关于效率问题,这本不是个问题,可以通过后台算法解决。而且随着订单的增多,密度增加,美容师每单的路程会缩小,效率的问题自然而然就不存在了。”赵一表示。

2)线上预约+线下体验

百彩嘉模式则是运用O2O让美容价格透明,消费者可以通过线上平台选择美容项目、美容师、下单,然后进入实体店享受服务。

对此,有分析认为线下店面布局有限,如何能够很快的覆盖更多的地区是百彩嘉面临的挑战。

3)线下店云服务

美丽加则是为实体店提供云管理服务,消费者可以通过美丽加的APP或微信公众账号,在线预约以及支付,并查询消费记录;实体店则可以通过美丽加的平台实时查看顾客信息、店面情况。

美丽加CEO马晓光表示:“通过美丽加云平台可以为美容院提供大数据分析,比如可以分析出花钱最多的是哪个部位,哪个项目最流行等等。”

对于这种模式,美容总监CEO赵一认为会存在天花板,“这样可以很快签约很多店,但是这种模式会止步于巨头。因为像美团等这样的大流量平台进入,其他企业就不再有机会。”

另外,一位不愿署名的从业人员表示,为线下店提供平台的模式不可取,“如果用户不只能够看到一家美容院,可以看到更多家美容院,那么用户就会有选择,不再忠实已选的店铺。这对美容院来说就意味着用户的流失,谁会愿意放在这个平台上?”

市场:正在卡位 未到补贴大战时

作为美业O2O的明星人物,雕爷此前曾发出感慨:美业O2O风口即将关闭,新进入者已经没有机会。这种感慨在美容O2O的创业者们看来,颇有种“于我心有戚戚焉”的感觉。

对于美容O2O领域而言,目前的各家企业切入点各不相同;有些选择从美容切入,然后进入大的美业市场,例如雕爷就以美甲为切入点,随着平台用户数的增加,加入了美容、美睫以及美发服务;美丽来CEO陈枫则表示不会像雕爷一样做平台,而是会专注在美容领域,不做无意义的横向扩展;美丽来则是看中了大数据方向,CEO马晓光向网易科技表示,“我们提供的云平台不会向商家收取费用,但可以在平台上做精准的广告投放。还可以提供B2B的对接,比如为美容院提供美业耗材等等。”

相形之下,美容总监的终极目标是家庭电商的概念,其CEO赵一向网易科技表示,在商业模式上,美容总监更多的是积累消费稳定、拥有家庭大部分决策权的女性用户,美容总监希望借此挖掘与家庭相关的经济领域。

这些商业模式都有资本的青睐。据网易科技了解,美丽来、美丽加以及美容总监都在进行下一步的融资;不过,尽管行业竞争非常激烈、资本也正在涌入,但美容O2O还未进入大规模的补贴大战,都还处于卡位状态。

在马太效应下,强者会愈强,弱者只会愈弱,美容O2O也势必将经历残酷的淘汰战